广告合作邮箱:haoyunlai6678@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极品家丁绿帽改编版(徐芷晴篇)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8-08 13:15:52

草原与沙漠,截然相反的两种景色此刻被西风贯穿着,呼啸声中,一个体态窈窕的女子身影在夕阳下独立著。徐芷晴看着远方胡人的旗锦,已经哭红的眼眶又一次盈出泪来,楚楚惹怜的面容带着疲倦和坚定。胡不归的大军已经回来两天了,可是却依然没有林三的消息。这个可恨的坏人,偏是要让人牵挂忧心。徐小姐叹息了一声,结束了今日的盼望,转身回到营帐中。“徐姑姑……”迎面走来的是李武陵,他在攻打巴彦浩特时,以身抵挡弓箭,与将士一起破开城门,高呼“虽死同去”。这个十三岁的小将英勇的奋战赢得了全军士兵的敬重,如今俨然已经成为将来的李泰,稍显稚气的轮廓透著刚毅。“哦,小李子……”徐芷晴心不在焉地答著,称呼在不知不觉也随林三叫了“小李子”,她提了提精神说:“都回来两天了,姑姑都还没仔细看过你,身上的伤都好了吗?”“嘿嘿,早就好了。”李武陵蹦跶了几下,显示自己的健康。“都快成将军的人了,还是这般顽皮。”徐芷晴嗔怪地说:“到我帐中来,我要亲自看看你的伤,那个胡人大可汗……我信不过。”“嗯……”李武陵感受到徐芷晴的关爱,鼻子有些发酸。回到帐中,徐芷晴掌了灯,丰腴姣好的身影俯身在行囊中找著药箱,头也不回地对李武陵说到:“武陵,你是李老将军的独孙,以后大华就要靠你来守护,不要轻易犯险了。”“是,姑姑。”李武陵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这个严肃认真的徐姑姑,此刻也不敢顶嘴,只应声答应。“把外衣脱了。”徐芷晴找出药箱,靠在李武陵旁边,轻声说道。李武陵脸微微发红,要在徐芷晴面前脱掉上衣,他真有些不好意思。手上动作却开始慢慢解著领子,片刻,他便脱了上衣,恐怖的箭伤斑驳在他并不粗壮的小身板上,触目惊心。徐芷晴一看李武陵身上交错纵横的伤痕,眼泪又止不住流出来,嘴里心疼地骂道:“林三是怎么答应我的,怎么会让你受这样严重的伤!”她的手指轻轻抚上李武陵的胸膛,顺着伤疤滑动,感受着李武陵所受过的伤痛。李武陵微微一颤,姑姑的玉指温滑如玉,贴在温热的胸肌上,柔软舒服。他却不敢留恋于这种感觉,脸色一正,肃然答道:“林将军说了,每一个将士都是平等的,都是家人的牵挂,都是国家的栋梁。我虽然是李泰的孙子,却也是大华的士兵,不可差别对待。”徐芷晴看着李武陵刚正的面容,剑眉星目中与林三有了几分相似,连着说话的语气都是在向林三靠拢,她又爱又恨地道:“那个要人命的坏小子,把所有人的带走了,自己却还不回来。”她擦了擦眼泪,开始为李武陵上药。“姑姑,我都好了,不用浪费疗伤的药了,还有很多士兵需要这些药。”李武陵无奈地道。“你懂什么,这个药可以让你的伤疤变淡,而且可以起到疗养的作用。那个胡人可汗与我们身处敌营,怎么会真心你给你疗伤。”徐芷晴语带醋意地道。她从胡不归高酋等人处听来了玉伽的事,心中已经猜到七八分,知道又是那个坏人的风流债。李武陵不再说话,徐芷晴的指尖有些凉,带着温润的膏药搽在身上,有些发痒,却颇为舒服。他看着徐芷晴精致的面容,弯弯的睫毛半掩著还在发红的眼眸,小巧的鼻子呵气如兰,微张的小嘴中看出她此时的认真。李武陵感受着徐芷晴玉指上传来的呵护和温柔,心里不禁想到:徐姑姑不凶的时候真好看……营帐中一时安静起来,只有一大一小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徐姑姑,你身上好香。”李武陵腆著脸说道。他虽知道自己这个姑姑知书达理,天文地理无所不精,又长得人比花娇,却极少在徐芷晴面前称赞她。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别跟林三学来那些个花言巧语。”徐芷晴眼一瞪,手上停了动作,脸上透著不可察觉的晕红。她身上洒著林三送她的香水,想着林三一回来就可以闻到她的香味,便日日都带着这个味道。说罢,她又继续手上的工作。“嘿嘿,反正我说的是真话。”李武陵早已习惯徐芷晴瞪他,也不介意,继续享受着身上的温柔。“今晚身上别著了水,好好在帐中呆著,一会儿出汗了又该白擦药了。”徐芷晴收起药箱,白了李武陵一眼,扭著蛇腰把药箱放回行囊中。香气突然飘离,李武陵心中有些惆怅,他穿好上衣,跟徐芷晴招呼了一声,便离开了。

入夜,李武陵在帐中翻来覆去睡不着,心中不断浮现了徐芷晴的面容,胯下的肉棒不可自抑地暴涨坚硬。他猛地掀开被子,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李武陵,你在想什么!你怎么可以对徐姑姑有此等下流的想法!”骂完,他心中却又是不解,以前见到徐姑姑只有钦佩和恐惧,今日却是怎么了?其实李武陵年近十四,正处于生理发育期,而军中又只有徐芷晴一个女子。男女之间的异性相吸让他难免有些异想,今日徐芷晴与他又是这般亲近,所以胯下的小武陵才会摇旗呐喊,士气高涨。他心中烦躁,一方面羞愧于自己对徐芷晴的非分之想,一方面又不断回想起今日徐芷晴的玉指温柔,他起身穿上鞋子,想要洗个冷水澡让自己的欲火降下去,嘴里骂着林三叫他哼的歌词:这该死的温柔!李武陵一路狂奔到军中清水处,却听见潺潺水声从那边传来,他慢下脚步,走近一看,却是徐芷晴俯著身子在提水。那丰满浑圆的翘臀在李武陵眼中晃动,让他一阵阵晕眩。这个花花世界处处充满巧合与诱惑啊,李武陵的幼小心灵就这样被勾在半空中,心猿意马地跳动着。徐芷晴提着水,蹒跚地走向自己的营帐。李武陵眼珠跟着徐芷晴婀娜的娇姿,心中想到:必是姑姑害怕到河中洗澡被人偷看去了,所以才在晚上出来打水沐浴。军中都是些大男人,却是难为了徐姑姑了。李武陵挣扎中跟在徐芷晴后面,一颗心不断地跳动,比之前在军帐看到胡不归和安碧如的肉搏大战还要紧张(安碧如篇)。看?还是不看?这是一个艰难的问题。李武陵心乱如麻,却止不住自己的脚步,一路随徐芷晴走到营帐中,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帐幕内,李武陵内心腾起一丝失望,左右看了看没人,又贴身在徐芷晴的帐布上。“哗哗!”水声从里面传来,徐芷晴已经脱去了外衣,露出萧家缝制的名牌内衣,白色的乳罩托著胸前的一对浑圆,两片薄薄的布根本遮不住徐芷晴火辣的身材。早前就经三哥检定,徐芷晴这个准人妻的一对爆乳是凝儿那个级别的,还犹有过之。徐芷晴熟练地解下胸罩上的扣子,自从萧家出产内衣以来,她就喜欢上了这种轻巧方便的遮羞布,也就林三那个下流脑袋能想出这种东西。此刻,徐芷晴身上已经不著片缕,透过营帐内的烛光,一道玲珑的身影浮现的幕布上,像是皮影戏一样呈现在李武陵眼中。其实留守五原的将士都知道徐芷晴的习惯,而刚从草原回来的士兵又都在外营等待林三的消息,所以此时根本不会有人过来。李武陵咽了咽口水,情不自禁的举起手临摹著徐芷晴的魔鬼曲线,模糊的轮廓中,徐芷晴饱满的丰乳和诱人的翘臀凹凸有致地投影著。“徐姑姑的……好大……”李武陵惊叹道。他虽年只十四左右,却在京城中看过不少窑子的浪货在妓院外勾引客人,再加之见过林三的一众娇妻,李武陵的审美眼光早已直追林三,此刻却依然为徐芷晴的爆乳而震精。李武陵低头看了看自己裤头的帐篷,隔着裤子把肉棒压下去,嘴里悄声骂道:你他娘的怎么那么有精神,我都没起你起什么,徐姑姑好看你也忍一忍嘛!再抬头时,让人血脉喷张的皮影戏已经结束了,徐芷晴在李武陵低头的时候就泡进了水中,李武陵微感遗憾,又指著裤子骂道:都怪你,现在咱俩都没戏了吧!帐内,徐芷晴清洗著自己洁白的玉臂,木桶下是刚烧红的木炭,烘得桶里的水热乎乎的,让徐芷晴的脸带着诱人的晕红。她红唇微张,透了透气,又细细地洗起自己身上牛奶般的肌肤。“那夜好像也是这般的情景吧。”徐芷晴搅动着温水,忽而想起那次寻找失银,她沐浴完毕,本来在房中思考捞银的方法,却被林三误当做洛凝占了便宜,那双火热的坏手摸得她浑身发软,羞愤难当,却没想到不久后,自己却是爱上了坏手的主人。想到这里,徐芷晴脸上露出爱恨交加的表情,忽而要气得跺脚,忽而又面红耳赤,脸色交替间,坚毅的徐军师满是小女儿的娇态,却像一朵海棠的绽放。帐外的李武陵却在天人交战着,按理说徐芷晴在洗澡,应该不会注意到自己,大可以偷进帐篷中,稍微那么偷偷地瞧上一小眼。可是,自幼对徐芷晴的敬重和害怕,却让他止步不前,蓄势待发的姿势在帐外尴尬不已。徐芷晴不知李武陵在外面,她高举起玉臂,任指尖的水滴落在脸上,就像林三走前她为他画沙。然后,她抚上了自己的双乳,耳中回想着凝儿形容的闺房之乐,她暗自娇嗔了一声:那个小蹄子,偏是要给我说那些话,惹得人心痒。嘴上在骂,动作却慢慢地伸向自己的敏感地带,揉捏起来。其实,徐芷晴这个准少妇正是狼虎之年,她过门却没洞房,身体压抑的欲望长久以来就折磨着他,直到林三的出现才稍解了一点,之后却又被林三如火上加油般点燃。她的芊芊玉手袭向自己的丰臀,像那日林三背自己的时候一样,轻轻抓揉起来。“哦……林三你这个坏人……我……”诱人的娇吟从徐芷晴口中吐出来,有些唇齿不清,却是徐芷晴自幼读圣贤书,修身养性,这等淫浪的话说不口来。帐外的李武陵隐隐约约听见徐芷晴的声音,仔细一听却带着呻吟的味道。他顿时来了精神,压下去的肉棒夹带着更加猛烈的攻势就要击破他的裤头。“他娘咧,想不到徐姑姑平时那么严肃,私下却那么惹火。”李武陵听着徐芷晴渐渐清晰高亢的浪叫,猜到徐芷晴是想起了林三,正在水桶中“自摸”,他想像著徐芷晴此时的荡样,邪恶的手颤抖伸向自己裤内的小兄弟,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五打一。营帐内外的两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中,享受着手上带来的欢愉。徐芷晴的下体不断泄出淫水,杂糅在温水中,身体的温度不断攀升著。李武陵却在帐外压抑著低吼声,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嗯……”一声悠长的呻吟从营帐透出,徐芷晴达到了高峰,李武陵被这声一刺激,夹紧了膝盖,身体痉挛著,一股热流有力地喷射在裤子上。他喘了喘,对着肉棒说道:“兄弟,委屈你了……”“外面有人!”徐芷晴从高潮中恢复过来,正要起身穿衣,却看见帐外有个人影。她没有贸然高呼,轻手地穿上衣服,悄悄走到帐幕处,右手拿着神机弩,猛然冲出帐外,却是空无一人,只留下凌乱的足迹。“会是谁呢?军中守卫森严,绝无可能是外人,若是军中的人……”她想了想,还是猜不出会是何人,放下这个念头,便回到帐内。静静坐在床上,黑暗中的徐芷晴羞红了脸,自说著:“今天是怎了,偏在洗澡的时候做了那档羞人的事,那帐外那人岂不是……”她因今日见了李武陵的身子,想起了林三,才在夜间压制不住欲火,自慰起来,没想到帐外却有人。徐芷晴脑中盘旋著错乱的想法,迷迷糊糊地就倒身睡下了。

次日,徐芷晴带着深深的疲倦睁开了眼皮,起身看了看案几上的洋表,惊声道:“哎呀,已经这么晚了,今日却是怎么晚起了。”她急忙梳洗一番,跑到主营处,问了问林三的消息。李泰等人此时都在商量与胡人的谈判,却见徐芷晴匆匆忙忙,秀发凌乱地走进来,心中皆感诧异:徐军师平时严于自律,从不晚起,今日是……一旁的李武陵却心虚地向后躲了躲,不敢看向徐芷晴。徐芷晴也知道自己今日的异样,听得还是没有林三消息后,说了句:“一切等林将军回来再议。”便离开了主营。李武陵心里却五味杂陈,徐姑姑关心林三,我该觉得正常才对,怎的今日有些不是滋味?他也无心听李泰的布置,告退了一声,出营问清徐芷晴的去向后,便随着去寻找徐芷晴了。远处,又是徐芷晴为林三葬沙的地方,徐芷晴已经换上那件藕荷色的对襟衫群,头发用丝巾随意地系著,透出一股慵懒娇憨。修长的双腿被一张长丝群抱着,以防风沙刮伤皮肤。她蜷缩著双腿,斜斜地坐在沙子上,轻轻地把沙子倒在裙子的边缘,眼泪却止不住地流出来。李武陵找遍了整个军营,终于了阳光下的徐芷晴,他看着徐芷晴湿润的睫毛微微翘著,阳光打在她梨花带雨的脸上,构成一幅凄美的画面。李武陵心里突然像被灼伤了一样,不忍去触碰这样的情景。良久,徐芷晴用汗巾沾了沾眼泪,起身准备收拾心情,回营议事,脚下却一软,站立不稳。李武陵纵身上去,刚好扶住徐芷晴要摔倒的娇躯。“这是什么……好软……”李武陵感觉双头按在一团棉花上,柔软中却又带着一点翘挺的感觉。他无意识地抓了抓,好舒服啊。“哦……武陵,你的手……快点拿开,你往哪里摸啊!”徐芷晴被李武陵抓得娇哼一声,只觉得双乳不受控制地胀挺起来。她娇嗔了李武陵一句,吓得小李子马上把手挪开。可是,徐芷晴全身的重量都在李武陵手上,此刻失去了支撑,她的身体马上便倒在李武陵身上,两人就这样扑倒在沙地中。李武陵看着身上的徐姑姑,她此时羞红了脸,全身与自己紧紧贴在一起,饱满的丰胸挤压在自己的胸口上,传来柔软舒适的感觉。玉腿正好落在李武陵双腿之间,下身的丝巾已经被风吹开,徐芷晴滑嫩的大腿几乎赤裸地摩擦著李武陵的肉棒,让他胯下的小将军就要请缨出战。“起来吧……”徐芷晴打破了两人间的尴尬,她看出了李武陵眼眸中的熊熊欲火,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却知道不能再保持这个姿势。“让我抱你一会儿吧……姑姑。”李武陵破天荒没有同意徐芷晴的话,享受着温软玉抱的他不自觉地说出自己的心声。“武陵,你放肆了!”徐芷晴逐渐摆脱了心中的尴尬,面容严肃起来,她不会允许李武陵对自己有任何的非分之想。这是对李泰负责,也是对武陵、林三和自己负责。“姑姑……”李武陵被徐芷晴一喝,顿时清醒过来,急忙把徐芷晴扶起来,头也不敢抬地等著徐芷晴的教训,只是呆呆地看着徐芷晴的小锦鞋。等了半晌却没听到徐芷晴的骂声,抬头看时,却见徐芷晴的表情含羞带怒,却又有些无可奈何,她摇了摇头,没理会李武陵便转身离去。那次之后,一连几日,徐芷晴都没有和李武陵说话,也没有教训他,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干练坚强的徐小姐,只是在每日夕下的时候,会呆呆地望着北方出神。今日,却是与胡人第一次谈判的时候,她在谈判桌上,看见了那位如木棉花般高洁的金刀可汗,两鬓带着一抹苍白,嘴角微微上翘,就像自信骄傲的月牙儿。徐芷晴看着这个伤害林三的凶手,强忍着眼泪,却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第一次谈判失败了,徐芷晴头也不回地离开帐营,跑回大华军中,远远却看见一个嬉笑无赖的声影,旁边伴着一个天仙般的女子,在营门打情骂俏。她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走到那个身影的背后。“谁拿棉花撞我……”还是那么无赖,直直地就撞在自己的丰胸上,嘴里还要说著那般让人哭笑不得的浑话,这就是林三。“徐小姐……”林三呆呆地看着清瘦的娇躯,秀丽的面容带着疲倦,他说不出话了。徐芷晴不知是喜是怒,只想往他身上撒气,却想起他身上带着伤,拍了几下后,又掩面走了。回到帐营,徐小姐的眉弯才终于松开,这几日来,又要担心那个坏人,又要与胡人交涉,她已经身心俱疲了,如今他回来了,自己也算可以休息了。想到这里,徐小姐一直紧绷著的神经松开,沉沉地就在行军塌上睡着了。“徐小姐……”梦里似乎见到了那个害人的坏蛋,他一双大手在自己身上摸索著,可爱的小乳头羞人地挺立起来,两腿之间有了些湿意。徐芷晴沉醉在梦中,把它当做了现实不愿意醒来。而此刻帐营中,伏在徐芷晴身上的却是李武陵。原来,自那日冒犯了徐芷晴后,李武陵悔恨不已,每日巴巴地望着徐芷晴姣好却严肃的面容,又不敢上前讨骂。等了几日,姑姑还是没有与自己说话,见面却像陌生人一样擦身便走,李武陵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不安和痛楚,见完林三之后,就来到徐芷晴的帐营,企求她的原谅。帐内,玲珑凹凸的玉体蜷躺在床上,未曾褪去的衣衫显示了她的疲惫。眉宇间的烦恼却像被洗去,睡梦中也有些欣然。可爱的琼鼻如刀削般光滑,诱人的小嘴微微哼着气,丁香滑舌偶尔伸出舔舔红唇,无意中却是性感无比。李武陵只觉得此时的徐芷晴惊为天人,鼻子中的香气越来越浓,肉棒又一次不争气的暴涨著。他对自己说冷静,冷静,敌不动,则我不动……脚步却是慢慢地向毫无防备的美人走去。李武陵轻喘着气,不敢发出一丝声音,怕惊醒了仙女的美梦。魔鬼的曲线诱惑著李武陵,他吞了吞口水,心中暗叹:原来徐姑姑真的好漂亮……桃红的粉腮如霞色诱人,圆润笔直的长腿弯曲著,拱起了美妙的香臀,盈盈一握的纤腰如杨柳般半扭躺在床上,那薄薄淡色的纱衣根本遮不住高耸挺拔的饱满,前挺后翘的曲线若隐若现,酥胸上掉落的肩带露出了如牛奶般胜雪的肌肤,性感的锁骨与半裸挤出的乳沟练成一道秀丽的风景线。李武陵被眼前的美好惊呆了,肉棒传来阵阵胀痛的感觉。他大著胆子在徐芷晴脸上亲了一下,没有反应。熟睡的徐芷晴不知道此刻自己的无限美好风光都被人收入眼中。李武陵见徐芷晴睡得如此沉,色向胆边生,伸出尚不成熟的双手,便攀上了徐芷晴胸前的两座高峰。“嘶……真的好大……”李武陵抽了一股气,惊叹于徐芷晴的丰满,他生疏地摸捏著徐芷晴的爆乳,寻找到上面的小樱桃,便轻轻的揉起来。渐渐成熟的手法使徐芷晴的身体产生了快感,乳头慢慢挺硬起来。“嗯……”梦中的徐芷晴被林三折磨得全身发软,不愿抗拒。她嘤咛了一声,吓得李武陵以为她要醒来,急忙撤了作案凶器,躲在一旁,良久,却不见徐芷晴反应,便知道她只是睡眠中的挪动。李武陵放开了心,双手又按上了让他恋恋不舍的柔软之地,顺着不足一握的纤腰,一路滑到翘挺的香臀,大手便包著徐芷晴的臀肉,霸道地揉捏起来。“哦……坏坯子……”徐芷晴梦呓了一声,那娇羞的呻吟让李武陵感受到了她的享受,更是卖力地玩弄起徐芷晴的娇躯。他把手伸进徐芷晴的衣内,五指贴在徐芷晴滑嫩的雪肤上,从肚脐眼一直摸索到乳下,便把她的一对白玉娇乳占领了。五指包不拢徐芷晴的丰胸,一抹晶莹在挣脱的胸衣上闪烁。李武陵终于压制不住自己,便扑到在徐芷晴身上,滚烫火热的大手更是饥渴地游走起来。他看了看徐芷晴含羞的俏脸,红靥如花,他把脸压向徐芷晴的脸庞,便吻上了她温润的小嘴。舌头穿过徐芷晴的牙齿,找到了一条滑腻的丁香小舌,贪婪地把它含在自己嘴里。李武陵手上为自己和徐芷晴宽衣解带着。一会儿,两具赤裸的身体便在空气中接触了。徐芷晴此时紧绷著身上的肌肤,被李武陵引起的欲望在体内火热地燃烧着。爆挺的乳峰毫无隔膜地贴在李武陵胸膛上,旁边挤出的乳肉雪白得晃眼。李武陵又亲了一阵,便把肉棒对准徐芷晴的小穴洞口,直刺到底。“啊……”薄膜被穿透的疼痛让徐芷晴瞬间醒来,她感受着身上的火热和肉穴中的疼痛酸麻感,难以置信地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李武陵,一时间脑海空空如也。“哦……武陵,你……”随着李武陵的第一次抽动,徐芷晴被惊醒过来,肉壁中传来一阵摩擦的疼痛,李武陵粗长的肉棒塞满了她的蜜穴,让她有种胀痛感和满足感。“武陵……嗯……先停下,你……你竟敢……”下体的疼痛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酥麻酸痒的感觉。徐芷晴心乱如麻,一边被李武陵的色胆包天吓坏了,一边有无法抗拒着肉棒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喔……别动了……你快点从我身上下来……”徐芷晴虽然无法抗拒小穴被塞满时的舒适,却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自己一定要处理好此时的情况。李武陵却像没听到徐芷晴的话语一样,只觉得徐芷晴紧凑的肉洞有股吸力咬著自己的龟头,蠕动的肉壁让自己停不下地抽插,只恨不得连蛋蛋都杵进姑姑的蜜穴内。他来回地进出着肉棒,早已湿润的阴阜又溅出了一丝淫水。滑腻的感觉让李武陵如入无人之境,快速地挺动着熊腰,让自己与徐芷晴融为一体。“哦……武陵……慢点……喔……姑姑受不住……粗……”徐芷晴知道已经制止不住精虫上脑的李武陵,心里对他的疼惜溺爱和前几日没理他的愧疚让她心中无奈叹了口气,只好等他发泄出来再行处理了。“姑姑……你那里好紧……我……我好舒服……”李武陵小脸绷著,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腰肢却逐渐掌握的节奏,忽浅忽深地抽插起来。“嗯……武陵……你的太粗了……喔……慢点……轻点……姑姑……哦……还是第一次……”徐芷晴被李武陵渐渐熟练地技巧干出了快感,只觉得人生中遇到了最美妙的事,纤腰也在暗中小幅度地扭动,悄悄迎合著这突如其来的舒服。“姑姑……你在上面……”李武陵想起了上个月问高酋借来的“灯草和尚”中,有一个片段讲的就是女上位式,叫做“观音坐莲”。便抱紧了徐芷晴,把她转到自己身上,继续攻击着她的肉洞。“哦……你……顶到底了……”徐芷晴忽然被李武陵变成女上位式,一时没调整过来,重力的作用让她整个人落在李武陵的肉棒上,她的娇躯想是被一个火热的肉棍挑起一样,五脏都被顶在胸口上,从未感受过的涨满感澎湃在心中。此时,徐芷晴的表情十分精彩,她小嘴微微张著,像在表达忽然的满足和惊诧,却又被这等舒适抑制住声音。双目空空地直视著下体,眉角的春意点点地沾在脸上。“姑姑……你自己动啊……”李武陵两手握住徐芷晴的蛇腰,用力地向上挺动了一下,肉棒又深入了一点,徐芷晴只喊舒服得要哭出来。徐芷晴羞涩地白了李武陵一脸,怪他顶得太深了,眸子里的娇媚把李武陵魂都勾走了。徐芷晴撑在李武陵的胸膛上,狰狞的伤疤刺激了青葱般滑嫩的玉指,她轻轻扭动着纤腰,生疏地套弄起李武陵的肉棒。“喔……武陵……你告诉姑姑……嗯……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姑姑……”徐芷晴说不出剩下的羞人话,只是盘著纤腰,耻骨摩擦著李武陵的胯部,让他的肉棒深深地淹没在自己淫水泛滥的小穴里。“是最近……”“你啊……嗯……都跟林三学坏了……”李武陵不答话,细细地体会着肉棒传来的挤压感和舒适感,他看着徐芷晴胸前跳动的两颗肉球,双手抓住她的双乳,狠狠地揉捏起来。食指和拇指夹住粉红的乳头,轻轻地搓起来。“啊……你轻点……揉坏了你赔啊……”徐芷晴无奈中渐渐投入到这场肉搏中,一心只想让李武陵快点射出来,好慢慢处理自己与他之间的关系。她羞红了脸,挺起了胸部,让李武陵玩得更舒服些,肉洞紧紧夹住李武陵的肉棒,缠斗著。交战进入到了白热化,徐芷晴的欲火也燃烧了起来,浪水一阵阵地打在李武陵小腹上,淫靡的气息在军师身体体现得别有一番风味。“武陵……嗯……姑姑的身子好看吗……”“好看……姑姑的奶子好大……”“喔……那就用力地揉它们……嗯……又顶到了……”“姑姑……那我的东西大吗……”“啊……美得你……”“姑姑……说嘛……”“大……好大……啊……又粗……姑姑胀死了……”两人不再说话,狠狠地搏击著对方的下体,徐芷晴的阴唇像一张小嘴,把李武陵的肉棒全部含进小穴中,直达底部。两人的阴毛交缠着,亲密得如同放肆交欢的恋人。乱伦的刺激感和悖逆感冲击著两人的心田,让两人抵死逢迎。“姑姑……我射了……”“别在里面……好……你射吧……”“喔……姑姑……”“唔……烫死了……坏坯子……”力竭的徐芷晴伏到在李武陵身上,两人的肌肤毫无缝隙地紧贴著,汗水杂糅在一起,淫乱的味道弥漫在军师帐中。“武陵……让姑姑下来吧……”徐芷晴挣脱了李武陵的熊抱,默然地清洁去身上的液体,却分不清哪些是汗水,哪些是淫水。她穿好了衣服,静静坐在李武陵身旁。李武陵此刻也著好了内衣,复杂的脸色中显示了他的坐立不安。他愧疚地看着高潮后慵懒惊艳的徐芷晴,胯下地肉棒又不合时宜地蠢蠢欲动。“武陵……”徐芷晴开口了,飘然的声音像从远处悠然传来:“今日的事,姑姑就原谅你了。你如今正是年少气盛,对异性有些想法也是正常的。只是……我是你姑姑啊!你怎能……唉,这般冤孽,必须要了断。否则,我如何对得起李泰将军,如何对得起将来需要你守护的大华子民,如何对得起……那个坏人林三……”“我知道,姑姑。”李武陵黯然地看着徐芷晴的眼睛,里面带着宽容,期待,理解,和李武陵努力寻到的一丝喜欢,他心头横下一刀,决断地说道:“姑姑,武陵今日让你失望了。趁著姑姑沉睡侵犯了姑姑,如此劣行,罪该当诛。只是,姑姑对武陵如此期望,武陵唯以此待罪之身,为我大华建功立业,至死不怠!”“嗯,你会这般想,姑姑就放心了。”徐芷晴的脸色逐渐淡然,嘴里欣慰地说著:“今日之事,便不再计较,可你亦不可再犯,否则我决不轻饶了你!”李武陵抬头看了看徐芷晴决然的神色,强忍着心中的不舍,点头答应了。徐芷晴本亦是徐渭般洒脱之人,虽然在大意中被李武陵毁去了清白,却是能让李武陵有此承诺,两相计较,也不知是得是失了。况且,即便要治罪,武陵是李泰独孙,日后大华军队的重担都在他尚显单薄的肩膀上,那又该如何定他的罪呢。也罢,徐芷晴本就是孀妇,日后若可嫁与林三,相信他也不会太计较这点。想通了之后,徐芷晴便原谅了李武陵,警告了一番之后,便让他离开了。空荡荡的帐营中,徐芷晴的心中忽而乱糟糟地,脑海里整不出一点头绪,只好出营走走,却正好遇见林三,两人在夕阳下,斜晖照得两人的影子融合在一起,十指相扣,徐芷晴心里却有了一丝杂念。

第二天,徐芷晴随着林三与胡人进行第二次谈判,眼见着玉伽与林三的互相逼迫,却在残忍的爱意中,矛盾交加,徐芷晴心里如刀割般,为林三,更为玉伽。下午,徐芷晴正在帐中休息,却听见士兵通报,说突厥可汗命人送来香汤,请徐小姐和林将军沐浴。徐芷晴心中微感诧异,怎么会请我们沐浴这般奇怪。虽感奇怪,却也不好拒绝对方这一番好意,便与林三一起用香汤去了。沐浴完毕,却见玉伽的侍女要请林三去可汗的金撵,徐芷晴偏是与林三斗气,不愿阻止林三,眼睁睁地看着林三登上了那金色的纱撵。紧接着,纱撵震动起来,粉红色的纱帐剧烈地颤抖著。“咦,好像地震了!老胡,你有没有感觉到?”“不仅是震了,还震的很厉害,连衣服都震掉了!”“最厉害的是,他震得很持久!”徐芷晴听得这番下流对白,再看看那粉色嫣然的纱帐和侍女熏红的脸颊,傻子也猜到金撵上发生了什么事,她几番想上去棒打鸳鸯,最终还是恨恨地跺了跺脚,转身走了。徐芷晴回到帐中,想来想去,却是气林三受玉伽的诱惑,不知廉耻地在这谈判过程中,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地野合起来。真是岂有此理,这个不知羞耻的突厥可汗,这个讨人厌怒的林晚荣。徐军师在帐中羞红著脸,不断地骂着那对奸夫淫妇,竟然在自己的眼前……真是世风日下,徐小姐的醋意酸透了整个军营,她的帐幕,生人勿近。就这样,到了第二日清晨,林三意气风发地从金撵中出来,却是急急地向徐小姐赔罪。徐芷晴一见到林三,便想起玉伽与林三的苦楚,也忍不下心去责怪林三,只骂他是害人精,害了自己,也害了玉伽。傍晚,玉伽又命人送来香汤,徐芷晴暗骂道还真是明目张胆了。转身便回了帐营。入夜,林三与玉伽在金撵上风流快活地交流着感情,可怜徐小姐孤枕难眠,在帐中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黑暗中,一个小脑袋伸进徐芷晴帐中,一双明亮的眸子小心地看了看里面,却与徐小姐清明的目光对了个正著。眸子的主人嘿嘿笑了一声,只得进了帐篷。来人却是李武陵,自从那日承诺了徐芷晴,他却始终回想着徐芷晴蜜穴的美妙滋味,不能忘怀。今日,听闻林三又被月牙儿请走了,他猜想徐姑姑定是在帐中生闷气,便过来看看徐芷晴。徐芷晴还真没睡着,正好就瞟到了李武陵的贼眼,示意他进来后,便不咸不淡地瞪着李武陵。“这般晚了,还不休息,偷偷摸摸地过来想做什么?”徐芷晴冷著脸问李武陵。李武陵却也不介意,自从和徐芷晴近身搏斗了一回后,他心中便少了许多对徐芷晴的惧意,满心都是迷恋与爱慕。他傻笑了一声,说道:“听说林将军被月牙儿请过去交流感情了,怕姑姑的醋意淹了军营,便过来瞧瞧。”徐芷晴脸红了红,娇媚的神色中再也板不住脸,她嗔道:“什么话,你也来笑我!”李武陵听着徐芷晴软软的声音,浑身都麻了,轻笑道:“我却不是过来笑姑姑的,是过来与姑姑偷偷、摸摸的……”他故意把“偷偷”和“摸摸”分开念,听得就是歧义无限。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徐芷晴一瞪眼,娇骂道:“浑话!那天你答应我什么来着?就忘了吗!”李武陵又换了一副哀求的神色,软声说道:“姑姑,你给我最后一次嘛,以后绝不再犯!”“不行!”徐芷晴斩钉截铁地道:“这次给了你,下次再要怎么办?武陵,姑姑不能害了你……”“姑姑,这怎么会是害我呢?”李武陵幽幽地道:“姑姑,我喜欢你。”徐芷晴看着李武陵明亮起来的眼眸,心头一阵慌乱,那日的充实感似乎又回到了下体。她一时说不出拒绝的话,李武陵见徐芷晴有些松懈,趁热打铁地哀求着。徐芷晴听得心头发软,却有想起如今正在与玉伽无媒苟合的林三,便是一阵气愤。“好吧……但我先说明,你要记得你的承诺和你说过的话。”徐芷晴复杂地心情下,半推半就地就答应了李武陵的哀求。“一定记得!谢谢军师!”李武陵装模作样地怪说了一声,惹得徐芷晴“噗呲”一笑,气氛顿时活跃了不少。“你……你快点吧,最后一次啊!”徐芷晴扭捏地对李武陵说,晕红著俏脸便静静地等著李武陵的动作。“姑姑……我想亲你……”帐中的气氛旖旎起来,李武陵心头升起了许多柔情蜜意。他渴望地看着徐芷晴的红唇,脸庞在不断地靠近著徐芷晴的脸颊。终于,两片嘴唇沾在一起。火热的接触让徐芷晴的俏鼻娇哼了一声,李武陵的舌头抵开徐芷晴的牙关,便伸进徐芷晴嘴里。两条舌头在徐芷晴口腔交缠着,芳香的津液渡进李武陵口中。徐芷晴也开始投入到这热吻中,李武陵却忽然撤掉舌头,没反应过来的徐芷晴追逐著,主动伸出丁香滑舌与李武陵吮吸在一起。湿吻中,两人的体温攀升著,衣物也开始相互摩擦起来。良久,唇分,徐芷晴羞涩地说:“给姑姑宽衣吧……”李武陵如获大赦地为两人脱起衣服来,因为在行军中,徐芷晴便没有穿萧家出产的内衣,只是穿了个胸巾,薄薄的一片纱根本裹不住徐芷晴的饱满,清晰的凸点在纱衣上摩挲著变硬了。李武陵隔着轻纱便把徐芷晴的乳头含进嘴里,口水沾湿了纱衣,让徐芷晴的樱桃更加若隐若现,李武陵猛然掀开最后这层遮羞布,徐芷晴无限美好的上身便裸露出来。“姑姑,你好美……”徐芷晴听得李武陵的赞美,大胆地挺起酥胸,配合著李武陵的玩弄。李武陵抓住徐芷晴的一对爆乳,变换著不同的形状,粗重的揉捏让徐芷晴娇喘连连。年纪轻轻的李武陵却耐不住太多的前戏,他急急地玩了一阵,便与徐芷晴倒在床上,顿时春色更加盎然起来。李武陵把早已旌旗呐喊的肉棒放在徐芷晴的阴唇上磨了磨,棒身沾上了徐芷晴的淫水,他调好角度,便势如破竹地一捅到底。“嗯……满了……好粗……”徐芷晴被这熟悉的充实感涨满了下身,被填补的空虚抑制了下体的酥麻。李武陵也不打话,抱着徐芷晴的肥臀便熟练地抽插起来。“哦……武陵……比上次更长了……”“姑姑……你还是好紧……”“唔……好烫……这么想姑姑了吗……啊……好粗……”两人你来我往地交欢著,徐芷晴的柳腰极有默契地配合著李武陵的抽插,每一次都让他的龟头吻上自己的花心,激出阵阵浪水。“姑姑……我想你在上面……”李武陵对上次的舒适眷恋不已,才插了一阵就翻转过身子,让徐芷晴在自己身上挺动。徐芷晴也甚觉上次的舒服,女上位的姿势让自己占尽了主导,本就自立的徐芷晴更是喜欢这种感觉。她双手在李武陵胸口滑动着。青葱滑腻的指头让李武陵连连颤抖。徐芷晴胸前的饱满如两个倒扣的大碗垂在李武陵眼前,他迷恋地包住徐芷晴的玉乳,任意地摸捏起来。“嗯……武陵……再重一点……唔……顶到了……不是这里重一点……是手上……哦……对……下面也要重点……啊……好粗……好棒……”“姑姑,你好浪……”“还不是……嗯……你害的……”“姑姑平时知书达理……没想到在床上……”“唔……羞不羞啊……别说了……啊……动快点……”“姑姑这般发浪……是我害的……还是我干的?”“嗯……我说不出……哦……轻点……”李武陵被徐芷晴的淫浪勾起了淫心,他坐起身子,双手紧抱着徐芷晴的翘臀狠狠地挺动起来,每一下都撞到徐芷晴的花心,顶在徐芷晴的心口。徐芷晴伸出一双玉臂紧紧搂着李武陵的脖子,修长笔直的玉腿交缠在李武陵腰间,两人如热恋的情人般欢好著。“姑姑……说……”“啊……再深点……我说……嗯……是被你干的……”粗话一出口,徐芷晴即刻羞涩地把脸埋在李武陵胸前,却正好瞧见李武陵的肉棒在自己的肉洞进出著,带起一圈白泡,淫靡地泛滥在自己的阴毛上,与李武陵的阴毛沾在一起,无比地淫乱。“姑姑……把我当做徐大人……”“唔……我做不到……嗯……被你顶死了……”“叫我……”“啊……我……粗啊……喔……爹……”“芷儿……”“啊……爹……干女儿……哦……好大……顶我……喔……”下流的话语一旦开了口,便瞬间开放起来,徐芷晴彻底放开心胸,享受着眼前的欢愉。她大幅度地摇动着香臀,抵死地迎合著李肉棒的抽插,紧紧地缠绵著。迷幻中,李武陵的面容忽而变成林三,忽而变成徐渭,让徐芷晴浪水飞溅。“姑姑……”“武陵……用力……”阵阵娇哼和呻吟在军营中回荡到天明,久久不息……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