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haoyunlai6678@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恩爱夫妻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7-01 13:38:38

突然,小雄离开谭靖的身体迈下床来,他安全套里的鸡巴高高翘起着,在谭靖屄里肏了一轮,此刻彷佛更粗更壮了,那条油滑水亮的大东西,从根部到顶端整个都湿漉漉的。小雄转脸问铁辉:「铁哥,你上来吧!」他说他承受不了妻子激情的反应,下来歇息一下。这是给铁辉留面子,不想一次就把自己超人的性能力展现给铁辉。铁辉看看妻子,她闭着眼,依然沉浸在高潮的余欢中,似乎什么也没听到。立即跨上床,面对瘫软无力的妻子,跪在她下身用手扶好一双大腿,她爱液横流,仍张开着小雄鸡巴般粗的小洞,粘黏无比的阴道口马上暴露在铁辉眼前。铁辉趴在妻的身上,扶着昂首挺胸的家伙,对准她蜜水横流的阴道口猛地往前一挺,没想到妻的阴道此刻是如此湿润,以至于铁辉的鸡巴几乎是「滑」了进去,刚一进去就听见妻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吟,随着妻子「啊……」的一声叫唤,整根鸡巴便完全塞进她里面。进去之后,铁辉突然发觉今天的进入是如此容易、顺畅,那柔软的、温暖的包合感、磨擦感、润滑感都调配得恰到好处。妻子的阴道被小雄刚才的大鸡巴一番开发后,显得宽松了一些,但却是软软的非常温暖,非常湿润,非常润滑,插在里面很舒服。平常他们夫妻做爱时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可此刻却发现它十分诱人,只觉得妻的阴户内部正在吞吐、吸啜,烫热的皱壁把铁辉的鸡巴一道地道箍住,将一阵阵说不出的快感传过来。这是妻子刚被别的男人肏到正处于高潮中的秘处啊!铁辉清晰地感觉着她由浅入深的柔嫩身体,感到她的体内不停地产生痉挛吮吸着铁辉的鸡巴。铁辉的龟头在妻子体内15厘米的深处感受到了她灼热的情欲,铁辉停在那里,感觉鸡巴被四周柔软而热烫的阴道腔肉包裹着,舒畅得无以复加,彷佛整个世界都已经不存在,只有从那一个地方传来的火热而柔软的吸引才是真实的。不其然地,铁辉开始摆动着腰部前后抽送,由于妻子旺盛的分泌,鸡巴在她的孔道里滑动得很顺畅,整个阴道里全是淫液,与平日那温暖紧窄、充满吸吮力的感觉相比,她现在的阴道却是浪汁横流、弹力十足,彷佛要腾出更多的空间给铁辉大展身手。妻子仍旧闭着眼,任由铁辉进出。望着鼓满青筋的大鸡巴在淫水满溢的阴道中出出入入,由深红色一直抽插到沾满淫水而变成蒙上一层淡白泡沫的肉棍,心里的刺激感与肉体上的美快感齐齐涌上铁辉脑中,整个人有一种腾云驾雾的轻飘飘感觉,脑袋像海绵一样吸收着鸡巴送来的快意,魂魄早已飞向太空。铁辉继续用力地抽送着,身体觉得越来越紧张,可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与放松。她的汁液超乎寻常的多,下体的离合不时发出「叭叽、叭叽」的水声,铁辉的鸡巴已沾满她晶莹的爱液,闪着亮光,每次抽动都把她阴道的嫩肉带出来,又重重地送回去;她丰满的双峰也随着跳动,身体出现一波一波的肉浪,呻吟也越来越重,声音越来越大,嫩屄也一松一紧地吮吸着铁辉的龟头。「啊……老公……啊……啊……啊……肏我……啊……啊……」第一次听到妻子喊出了:「肏我」让铁辉着实的亢奋,低头看着妻子迷醉的脸说:「老婆,就这么喊!我喜欢听你说肏!老婆,我在肏你!」「啊……好丢人啊……肏……肏……啊……肏我……我要……啊……啊……哦……啊……我要你肏我……狠狠的肏我……啊……我是不是很淫荡啊?」「哦!老婆,此时不淫荡何时淫荡?我喜欢!」突然,铁辉感到妻子的小屄一阵紧缩,双手使劲攀住听的肩,两条腿也紧紧夹住听,身体却几乎凝固了,分泌出的黏液大量排出体外。铁辉知道妻已兴奋到了极点,这时最需要大力抽插,于是,铁辉一边亲吻妻的乳房,一边扶稳她的双腿再调整一下姿势,便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来回抽插。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噢……啊……啊……」妻子再次浪叫起来,乌黑柔顺的长发遮住了她美丽的脸庞。铁辉加快速度,像煞不住的跑车一样往前直冲,「啪啪啪」的响亮碰撞声在两人身体之间清脆地不断响起。一阵激情的狂抽猛插后,要射精的感觉蓦地传输到龟头,铁辉立即停下,让坚硬的鸡巴继续保留在妻子温暖的阴道里。在铁辉动作停止间歇时,蹲在床边的小雄把头埋到他妻子胸前,一口将她变得坚硬的乳头含进嘴里,用力吸吮、裹弄。「嗯……嗯……痛……轻点……」谭靖受不了小雄激情高昂的含吸,紧闭双眼的她面带快乐而痛苦的表情,微张樱唇小声哀求着。在此同时,铁辉感觉妻子阴道发出一阵猛烈的收缩,把他的鸡巴夹得越来越紧……看着妻子甘受两个男人玩弄的娇态,铁辉狠狠地对她又是一阵猛插,干得妻子那对丰满的乳房在铁辉猛烈的进攻中大幅度地前后剧烈晃动。(妻子后来告诉铁辉她的新体验:性交过程中乳房大幅度地晃动,就像有人在爱抚她一样,会令她更刺激和冲动。)伴随着铁辉加剧的冲刺,龟头上传来的射精感越来越难忍。低头看,他和妻子的性器周围已是全湿,彼此的阴毛都黏成一缕缕的了,而她阴道口部更已泛起些粘滑的小泡沫。铁辉退出来,蹲到妻子床头边,不住爱抚妻子的脸蛋,推拥了一下小雄,示意他上去。在谭靖温柔的呻吟声中,小雄将嘴贴到她耳边,一面舔,一面对她说着什么,妻子被刺激叫唤着不住点头。小雄的唇突然贴到谭靖的唇上,谭靖微微侧起头,似乎在抵制,又似乎在接受……不一会,她脸部显现出迷醉的神情,完全陷入激情的深吻之中,她‘唔……喔……」地呻吟着,性感的唇在小雄的亲吻下轻微扭转,白嫩的双臂紧紧搂住小雄的身体,高挺的双乳紧紧贴在小雄胸前……看到妻子主动对小雄有了亲热的举动,一股热血冲上脑门,铁辉得鸡巴变得更粗更硬:「行,我们一起来分享你的肉体。」然后,铁辉心甘情愿地将妻子的玉腿抬起,并请小雄尽情地蹂躏她,他们三个人就这样在肉欲中疯狂到极点。小雄接着又上了床,将身子伏在谭靖雪白的肉体上,只见他将手探到下身,用龟头在阴缝处旋揉了一下,然后便扶稳鸡巴在她分开的两腿之间向下一挺,「喔……」随着谭靖一声叫唤,硕大的阳具合着那些黏液非常容易地便沿着她润滑无比的阴道口滑了进去,小雄再次进入铁辉妻子的身体。小雄的性交动作还像原来那样,动作不大但很有力,谭靖则随着他的抽插而把头发摇来摇去,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性交渐渐进入如火如荼的忘我境界,谭靖的淫水除了把两人的阴毛沾得湿透,还流到床上。铁辉转到他们下身,将指头探到小雄下面爱抚妻子的会阴,妻子阴道口与肛门之间的部位不断起起伏伏,小雄的鸡巴一插进去,那里就鼓了起来;小雄的鸡巴一往外抽出,那里又凹陷下去,有点像拉风箱时的真空效应。铁辉饶有兴致地观摩了一会,然后又退后一定距离,欣赏这激动人心、令人兴奋不已的性交场景。小雄用一边膝盖把谭靖的一只腿使劲地向边上分开,他那紧绷而凸显出来的腿肌紧紧靠贴在谭靖圆滑细腻的大腿外侧,男性与女性的和谐之美甚至可以从这两条腿的力量和优美看得出来。谭靖的两腿已经分开到最大限度,阴道口几乎是直面地迎接着小雄那大鸡巴快速和深沉的插入,阴道边缘的皮肤也因为腿的大张呈现出绷紧后的半透明微蓝。此时,小雄的鸡巴次次都可以没有任何阻碍地插入到最深,只是他在抽出一半的时候,就又回复前挺的动作并用力深深插至腔膣底端,每当鸡巴在谭靖阴道里往返一次,都引起她浑身一阵紧缩或者可以说是抖出一个哆嗦。「嫂子屄最里面有一块肉唇一张一合的,她的子宫口张开了!」小雄顿了一下,向铁辉汇报道。谭靖呻吟着:「是你……顶开我的花心了……「「嫂子夹得铁辉好紧,我已经捅到头了,现在她的阴道正紧紧地夹着我呢!哎哟,真是舒服,里面的肉更紧了,一圈一圈的。」他说着又一次深挺,下体和谭靖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并停止了动作。「嗯……羞死人了……不要说……」谭靖的声音带着哭腔,再细听,那不是难受,而是酝含着攀到人间顶峰、即将飞翔起来的飘渺之气。小雄把谭靖的双腿抬起,看到她洁白的玉足,十根足趾在下意识的勾动,涂成玫瑰红的的趾甲闪这艳丽的光泽,小雄把她的脚趾含在了嘴里吸吮舔舐……「啊……啊……痒啊……啊……嗯哼……啊……啊……啊……」铁辉很受震动,自己那么的爱妻子,也从没有亲舔过妻子的脚,看妻子的表情很享受的样子,觉得自己对妻子还是不够理解,不知道脚趾也是妻子的性敏感部位之一。小雄这时双腿蹬得直直的,还伴随着轻微的颤抖,正在享受着谭靖高潮时阴户抽搐而引发的一连串收缩。不知是不是受到谭靖阴户抽搐引起的吸啜感刺激,他竟一起和她同时颤抖起来。「啊……噢……啊……舒服死了……啊……啊……啊……我被你们肏死了……啊……啊……啊……」谭靖叫唤得更加厉害了,手死死地抓着枕头,整个身躯在扭动,清丽的脸上洋溢着性快感的陶醉光泽……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当时钟敲到六点的时候,小雄还在一个劲地猛干,这时他们已转换了不知第几个性交姿势,他抱着谭靖的屁股从后面抽送,力量用得很适中,每次插进阴道深处的时候都要很沉实地顿一顿,然后臀部再很用劲地左右拧动一下,好让她的屄能更加感受到他那根因不停做活塞活动而膨胀到极点的大肉棒。谭靖双手扶着床靠背,两条腿软软地跪在床上,脸上的汗水将她秀美的头发打湿一片,如果不是铁辉抱着她的腰支撑住体重,她根本早就被小雄勇猛的抽插肏到整个人都趴伏在床上了。「噗嗤……噗嗤……噗嗤……」细微的交媾声从两人下体发出,小雄的鸡巴在谭靖阴户外面忽隐忽现,旖丽情景让人耳热心跳。谭靖惊人的水份沿着大腿源源不绝泛滥到身下的床单,湿成一大滩,潺滑到她也跪不牢了,最后不得已让小雄暂时拔出鸡巴,铁辉抱起她放到床的另一边,他们又择地再战。小雄前后抽插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一下下都挺进到谭靖阴道深处,把她捅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好几次还因动作过甚,使鸡巴滑脱到阴户外面,小雄只略略把腰一抬,驾轻就熟地就把鸡巴重新送回到谭靖的屄里。谭靖此时的叫声已经没有任何内容了,只是随着小雄深插的动作从腹腔发出若有若无的喊叫:「哦……嗯……嗯……嗯……嗯……」使铁辉能感觉到从妻子身上传递过来的小雄的抽动感。「亲爱的,你还行吗?」铁辉忍不住问道。妻子此时似乎已完全沉溺于情欲之中,脸上一副陶醉在做爱中的表情,汗珠不断从身上渗出,一颗颗凝结在她鼻头,黏上了她的鬓发。她俯在铁辉的胸前,眼睛失神地看着铁辉,点点头,挤出一丝笑意:「还行……只是……从来没这么刺激过……一股一股的……啊……不行……我……我又要丢了!」突然,小雄猛然加快了速度,使得两人的身体互相敲击得「啪啪」作响。谭靖再也叫不出声音了,冲动地抱住铁辉,翘起屁股迎受着小雄一下比一下更猛力的撞击,牙关紧紧地咬着,但又不断颤叩,嘴唇也几乎给咬得流出血来,只听见她突然张嘴又一次地大喊:「老公……我……我又……又……又来了!」然后便浑身抖个不停。就在谭靖搂住丈夫、竭力喊出一句嘶哑叫声的一刻,刹那间,随着小雄一次最猛烈的刺入后,便紧紧搂着她的屁股停止抽送,下腹和她的臀尖紧密地贴在一起死死顶住不动,脸上露出不知是兴奋还是舒悦的表情。接着,两人的身体不约而同开始抽搐。铁辉把头凑过去他们两人交合之处,只看见小雄臀部的肌肉作出间歇性的缩紧和放松,身躯微微抖动,妻子阴道外还露出一小截鸡巴的根部,底下突兀出来的尿管里的波动甚至隐约可见,铁辉知道——他正在铁辉妻子温暖的阴道里射精!高潮中,谭靖一面无法自控地扭动身体,一面瞪大双眼浑身发颤,显然,她知道插在自己体内的阳具正在射出精液。而小雄,他却是闭起双眼,似乎在尽情体会着谭靖阴道痉挛时挤压他鸡巴的快感,又或是在享受将自己体内的精液在铁辉妻子阴道里排泄的舒畅感觉。妻子的身体原本是铁辉熟悉的,但此刻却让铁辉觉得很陌生,无法将心中纯洁得近乎神化的她与如此丰满的肉体和膨胀的肉欲相连接起来。妻子后来告诉铁辉,虽然隔着安全套,但还是感觉到小雄的精液很烫,射精的时间也很长,令她的高潮来得好像没完没了,最后简直爽得几乎昏过去了。稍后,小雄整个人便瘫软下来,伏在谭靖背上,只是臀肌还不时地悸动着射精后的余颤,好像灿烂耀目的流星从夜空划过之后残留着一点暗淡的尾光。谭靖放开丈夫,转过身用手紧紧地抱着小雄宽阔的背,白白的小手在他结实的背上像两朵盛开的马蹄莲。释放后的小雄微微昂起了一下身体,似乎在预告着谭靖他的鸡巴即将从她身体里撤离,谭靖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好像不情愿的哼了一声,并用手把他搂得更紧了些。「别……别……别动……哦……」女人总是对侵入自己身体的男人离去生出一种莫名的眷恋,尤其是接受了他在自己体内撒播出生命种子,无论自己缠绵年久的丈夫,还是只认识一个多小时的陌生男子。谭靖显然不太敢把这种心绪表露出来,而铁辉更宁愿相信是她身体受到彻底满足而生发出的一种情绪。小雄只是将鸡巴多停留在铁辉妻子里面一小会后,还是把压骑在她身上另一边的腿抬离起来,他用手想分开谭靖的双腿,而谭靖应该是使了些力,两条腿仍然紧紧的抿着纹丝未动,使小雄从她身体里拔出连着胶套的鸡巴都感到有点困难。此时,小雄倒像一个体贴的丈夫,不再硬分,他一边继续和谭靖的脸靠贴在一起接着吻,一边用手探进自己和她身体的结合处,用手指夹住胶套的圈箍慢慢地将腰向后退去。谭靖散乱的长发有一大片盖在了小雄的脸上,她几次想趴下身子,都被小雄用一只胳膊顶托着她的身体重新跪趴在那里。「啵!」鲜嫩的红唇分开来了,小雄的身体一点点地从谭靖的体内退出,那截刚才威猛有力、热烫激昂、给谭靖带来数次高潮的器官也随着主人身躯的离去而从她依然滚热的腔道里渐渐滑出来,但中间还拉出几条细细长长的液体,两人表情是心满意足,互相爱怜地望着对方。小雄彻底地从谭靖身体里退出洁白,鸡巴还维持着半硬的状态,他站起来,用手夹着胶套的根部,小心地向卫生间走去。铁辉看到,套着小雄已经缩小了的软软鸡巴的安全套前端,汪满了乳白色的精液。等他撤退了以后,铁辉看着一脸娇态、才被别的男人肏过的老婆,一种无名的冲动令铁辉力量倍增,铁辉把妻子的身体拉到床边,让她伏在床沿,铁辉发狠地扑到妻子身上,让自己昂首屹立的肉棒直插进那湿透了的毛茸茸洞穴,对她又是一阵疯狂蹂躏……此时,铁辉感觉自己不是在做爱,而是疯狂地报复、无情地践踏自己的妻子,像是要把受到的损失夺回来。随着铁辉的频频抽送,妻子不停地叫唤着,而且随着铁辉抽插的节奏越叫越响,铁辉受到叫床声的激励,更加用力地狂抽猛插。很快地,妻子的叫声开始颤抖,肉洞里淫水越来越多,使鸡巴进出时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这时,妻突然主动向铁辉献吻,铁辉当然也和她热吻。

也就在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铁辉觉得妻下面紧紧裹着铁辉的地方开始抽搐、震动,初时是剧烈地颤动,后来却转变成腔壁波浪式的律动,而铁辉的家伙则被四周紧逼而热烫的阴道腔肉包裹着,舒畅得无以复加。铁辉由惊奇变成兴奋,由兴奋又变成空前未有的享受,铁辉和妻都不必活动,只消紧紧互相拥抱,由她那神奇的私处产生抽搐效果,就使得妻如痴如醉、高潮迭起,也使得铁辉气血激流。铁辉不禁暗暗想起刚才小雄在妻高潮中所说过的话,真的是妻子的花心被肏开了,捅到尽头的时候感觉好像有一块肉唇一张一合的,里面一圈一圈的夹得好紧,真是舒服。夫妻俩愈抱愈紧,撑得饱涨的阴道紧紧裹着火热的鸡巴溶汇为一体,一凹一凸刚好互相吻合,铁辉感到她的阴道火一般热,在燃烧的阴道中搅拌的龟头也传来阵阵轻微的酥痒,铁辉闭上眼,专注地体会这疯狂性交的愉悦,同时努力向里挺进,用力使鸡巴更深入地接触她的最深处。真要感谢造物主创造出这么奇妙的器官,给人类带来无穷的快乐和享受……虽然铁辉不禁有点妒忌刚才先于铁辉而从这具娇躯体会到这种奇妙的小雄,但铁辉明白,正是因为有了小雄的加入,他们才共同从妻的身体里发掘出了如此的惊奇。忽然,妻的喉咙里挤出了长长尖叫:「啊……啊……唉唉……」她的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地缠住铁辉的身躯,底下的肉洞也像鱼嘴般一啜一啜地吮吸着铁辉的鸡巴,铁辉觉得鸡巴像被一只看不见的小手紧紧握住,铁辉知道她到达了快乐极点。真的忍不下去了!于是铁辉用尽吃奶之力再使劲狠狠地抽送十多下,一个快乐的哆嗦使热血全涌上大脑,打了一个冷颤,小腹升起一股暖意,直向下体冲去。这股热气从肉棒的孔道喷泄而出,只觉得鸡巴发出一阵阵抽搐,龟头炽热得像座火山,尖端开始喷发出火烫的岩浆,待发已久的精液终于在妻的肉体内发射了,铁辉每挺动一下,它就射出一股,七股、八股……还是更多,肆无忌惮地一股接一股向妻的阴道深处射去。此刻妻子亦全身筛颤,床单被扯到胸前,小腿在发抖、阴户在痉挛,把铁辉射进去的精液尽情吸纳,照单全收。铁辉粗硬的大阳具在妻紧窄的阴道深处一跳一跳地脉动了十来次才安静下来,她紧缩身体,忘情呻唤,紧紧地搂住铁辉,享受那一刻铁辉的鸡巴在她子宫口喷射精液时最高峰之乐趣,铁辉们终于一齐到达了性交的快活颠峰,微微颤栗着迎来一个又一个高潮。当他们终于平静下来,铁辉发出一声呻吟,她也长长吐出了一口气,他们虚脱一般地放松了身体,从未有过的快感让夫妻俩产生从未有过的疲惫。铁辉伏在她身上给她理着散乱的头发,身体压着她丰满柔软的身子,她躺在铁辉的身下,浑身上下柔若无骨。激烈冲击后的鸡巴还牢牢地塞在她的体内,被她两腿内侧紧紧地夹住,龟头仍然痒痒的,丝丝微微地传来又热又湿的舒畅感。妻子现在是真正地失贞了,她那白嫩丰满、散发着成熟少妇所特有芬芳的胴体,就这样当着铁辉的面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小雄,让一个与她素未生平的男人用他随心所欲的姿势和方式在这具如花似玉的娇躯上肆意发泄尽了自己的性欲。妻子原本只属于铁辉的晶莹的大腿、柔软的腰肢、丰满的乳房、美好的花蕊、娇羞的喘息、动听的呻吟,在刚过去的一个多小时里却成了一件分享品!但是,铁辉同时又感觉到了一种快乐,一种发自心底的快乐,甚至可以说这是铁辉自从有性生活以来最兴奋、最享受的一次,其中的原因只有铁辉自己明白,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整个三人做爱过程,妻子大部份时间都害羞地闭着眼睛,此刻才睁开双眼,温情体贴地问铁辉:「老公,你累了吗?就趴在我身上休息吧!」铁辉摇摇头,「是你辛苦了!要应付两个男人的肏弄!」,帮妻子理理凌乱的头发,轻轻爱抚她的乳房。妻子忽闪着眼睛看着铁辉,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铁辉觉得他和你有点不一样……」铁辉「嘘」了一声,连忙用手堵住妻子的嘴,铁辉担心他们夫妻的评论被小雄听见,他会对此产生不好的感觉。就这样,他们静止了许久,妻子只是温柔地亲着铁辉的脸,铁辉只是静静地插在她里面,感受着她里面的紧缩、蠕动与润滑,细味领略着这极度高潮后美妙的感觉。妻子把头枕到铁辉的边,小声说:「老公,刚才……我……我……」铁辉知道她的心理,她是怕自己对她有什么不好的看法。铁辉笑了笑,轻抚她的秀发,说:「没啥,在床上怎么样都无所谓,只要我们都觉得舒服就好。」妻子紧紧地搂住铁辉,说:「老公,你真好。」铁辉也搂住她,说:「我会永远爱你的!」铁辉和妻都打从心里面认同,这次别开生面的三人性爱,不单让他们在性欲和心灵上得到前所未有过的满足,还在精神上加深了彼此间的情感与爱意。铁辉隐隐地预感到,他们今后的性生活也许会多添几分色彩吧!小雄清洗完毕,铁辉让妻子先去清洗,妻子赤裸着丰满的身体,当着他们的面很自然地走出去进入卫生间。她走进卫生间,看到水雾朦朦的镜子上有小雄写下的一行字:「靖:我喜欢你,等待单独相处的时光」谭靖的脸霎时变的绯红,手忙脚乱的把字擦去,这可不能让丈夫看到。整个清洗的过程都处在心跳不已中,小雄的面孔和粗大的鸡巴在脑海里清晰的回荡。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此刻已经是下午6点45分了,从进屋时候算起,她们三人不经不觉已经玩了差不多三小时。幸而有小雄和铁辉互相接力,谭靖才能够在这段不算短的时间内毫无间断地不停享受到性交的欢愉……妻子去清洗的时候,铁辉问小雄:「感觉怎样?你嫂子还可以吧?」小雄点点头说:「嫂子虽然看上去还没有怎么放开,可真做的时候却非常合作,使得结合时的感觉非常舒服。可以说我是第一次遇上在性事上这样合拍的对手,玩起来真舒服呀!」铁辉不知道心说的是恭维话。铁辉点点头,然后告诉小雄说:「对不起,我们得先走,时间已经很晚了,你嫂子还要赶去参加婚礼。」小雄很理解地点点头,说:「那赶快去吧!别耽误了!」铁辉和他慢慢地边穿衣服边聊天,他说,他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的感觉,铁辉则逗他说:「如果喜欢,欢迎随时来电话找我们呀!可能嫂子试过这一趟,下次对你更放得开,玩得更尽兴呢!」一会儿,妻子开门出来了,突然看到铁辉们都已穿好衣服,只剩她一人一丝不挂,房间的灯又全打开了,让她觉得不好意思,又想溜回浴室。铁辉过去搂着她,对她说:「不要紧嘛,亲蜜的事情都发生了,就不要再躲了嘛!」于是铁辉把她拉出浴室,推到小雄面前,对她说:「待会就要走了,再亲热一下吧!」铁辉走进浴室整理一下仪容,收拾自己的东西,再走出来时,妻子已是衣装整齐地在房间等他了,模样还是那么端庄秀丽,但脸上布满羞涩的红晕。看着铁辉端庄文雅的妻子,谁会想到就在几分钟前,她还是个享受着性快感的荡妇啊!激情之后恢复平静,谭靖在小雄面前的害羞感似乎更是加重了。离开的时候是铁辉与小雄告辞的,谭靖一句话没说。出门后,谭靖冒出一句话:「铁辉已经体验过了,你说的就一次,以后别玩了好吗?」铁辉心里一紧,问妻子:「你不觉得快乐吗?」妻子坦承说她在肉体上确实感觉挺好的,很兴奋、很激动,有一种从没有过的新鲜刺激感,但这样做太费时间和精力了,她怕会影响家庭生活。铁辉安慰她,这样的事情不会太频繁的,适当的时候才安排,请她放心,然后问她以后还愿不愿意这样的安排,妻子似是而非附和道:「以后再说吧!」铁辉知道,妻子忘不了这样的快乐,但又不能过于鼓励他这样做,才如此敷衍他的。妻子是好女人,怕铁辉以后会沉湎于这样的游戏之中,玩得着了迷。铁辉问妻子,在即将玩三人游戏、进房间的时候,她紧张吗?妻子回答说她并不紧张,因为这样的事情是铁辉安排的,即使自己不乐意接受,但也不想叫铁辉为此而生气了。当时是有一种豁出去的心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得挺着。事实证明,铁辉怎么可能叫自己心爱的妻子去上刀山下火海呢?她得到的只有快乐!不过,铁辉相信妻子的话是真的,因为信赖铁辉,所以她不害怕什么,仅仅是去做一件自己不乐意的事情罢了。相比较之下,铁辉觉得自己所受的情绪冲突与心理折磨要多得多。小雄站在窗前看铁辉夫妻俩离开的背影,在拐过楼口时,谭靖有意无意的回了一下头。小雄微笑着打开了右手紧握的拳头,里面是一张纸条。「我明白!139xxxx6815 别在下班后打」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